人工智能真的能替代数码设计师吗?

Collection
原文引自 Shaping Design 上的一篇文章《Can AI actually replace digital designers?》。该译文并非完整原文,内容已做删减和调整,并加入了部分译者观点。

AI 绘画是设计领域最近的热门话题。随着技术的逐渐成熟和 AI 的出色表现,人工智能是否会代替设计师,接管设计工作,已经是个不能回避的问题。本文作者 Margaret Andersen 从常用 AI 绘画工具介绍以及目前行业对该技术的应用情况等角度切入,对上述问题给出了自己的观点,供大家思考。

如果你平时有关注 Twitter 上的设计类资讯,那最近很可能会刷到一些带着”#dallemini”, “#dalle2″或者”#midjourney”标签的帖子,内容通常是些生动逼真的插画。

▲ Twitter 上标签为 #dalle 的插画

这些看起来像是 NASA 飞船代号或暴雪公司游戏大作名称的标签,实际上指的是最近非常热门的话题“AI 绘画”所使用的工具——文本生成图像工具。运用这些 AI 工具,任何人都可以通过输入几个文字,就能生成一些逼真的图片。虽然大多数用户生成的作品看起来挺荒谬且有点搞笑,但也已经有设计师尝试在商业项目中挖掘这些 AI 工具的潜力。这不禁让人发出疑问:人工智能真的能替代数码设计师吗?

之所以会发出这样的疑问,原因是像 “DALL-E 2 ”和 “MidJourney” 等“从文本生成图像”的 AI 工具十分易于使用,而且生成的结果往往令人惊喜。这类生成工具用起来非常简单,用户只需要输入一串关键词,例如“长着美丽长睫毛的雌性水滴鱼在沙漠的岩石上休息”,接下来 AI 就会接管所有工作,它会根据输入的关键字自由发挥,生成下面这幅有点难于描述但好像也对的作品。这确实会令人感到神奇,AI 难道已经这么聪明了吗?但如果想要 AI 生成工具符合预期地稳定输出,则仍然需要设计师手把手地教导,更确切地说,需要准确的关键词进行引导。

▲ 由 DALL-E 2 根据关键字“长着美丽长睫毛的雌性水滴鱼在沙漠的岩石上休息”生成
▲ “水滴鱼名场面”,现实中的水滴鱼长这样,供参考。
这些 AI 工具面世的时间并不长。目前行业内最著名的 AI 生成器之一,DALL-E,由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 OpenAI 于 2021 年 1 月推出。DALL-E 这个名字来自超现实主义作家“达利”和《机器人总动员》中的机器人“瓦力”的融合,如它名字所暗示,DALL-E 是个能创作超现实画作的机器人。虽然初代的 DALL-E只能生成比较简单的图片,但技术的发展非常迅猛。2022 年 4 月,OpenAI推出了 DALL-E 2。相比第一代,DALL-E 2 加入了更加智能的扩散模型 (Diffusion Model)等技术。迭代后的 DALL-E 2 变得更高清,速度更快且生成的图像更真实且准确。
▲ DALL-E 与 DALL-E 2 效果对比。关键词“狐狸坐在日出的田野里,克劳德·莫奈风格。”
OpenAI 对 DALL-E 2 的官方定义:“DALL-E 2 是一个能根据自然描述语言创造逼真图片和艺术品的人工智能系统。”以下是它的三个主要功能:

1. 根据文字描述创造原创的逼真图像,它能融合各种概念、属性和风格。
▲ 关键字“一个宇航员在太空里的热带风格休息室躺卧着发呆”+“蒸汽波风格/像素画风格/写实照片”
▲ 关键字“一碗看起来像怪物的汤”+“用羊毛编织出来的/在墙上涂鸦出来的/用黏土捏出来的”
2. 根据自然描述语言,在已有的图像上增加或删除元素,且保持增删元素合理的阴影、反射与材质。
3. 可以根据已有的图片作为原始素材,创造派生作品。
那设计师在他们的工作中如何使用这些 AI 生成器呢?今年 6 月,著名时尚杂志《Cosmopolitan》委托导演兼数码艺术家 Karen X Cheng 创作了该杂志的首个由AI生成的艺术封面。从下图可以看到,一位英姿飒爽的的女宇航员正大步向前迈,这由 DALL-E 2 在《Cosmopolitan》设计团队和 Cheng 的创意引导下创造出来。最终杂志封面的标题和副标题为“来认识一下世界上第一个人工智能杂志封面。制作只用了 20 秒。”。虽然 DALL-E 2 渲染这张图片只需要 20 秒,但事实上该说法未将为了得到想要的效果而花费在讨论创意方向和挑选恰当关键词的时间计算进去。
▲ Cosmopolitan 杂志的首张 AI 杂志封面
Cheng 在 Instagram 上发布了这个项目的创作过程,视频中可以看到,她在最终效果生成之前,在输入框里输入了数百次创意关键字组合进行调试。关键字确实充满细节,足够让你在脑海里产生具体的画面感——“广袤宇宙里的火星上,一个运动员体格的女宇航员趾高气扬地向一个仰视角度的广角镜头走来,合成器浪潮艺术风格”。作品的最终效果无疑是令人印象深刻的。而网民们对此杂志封面反应不一,很多人认为这是艺术部门的设计工作即将被 AI 取代的信号;也有人指出,这根本不是世界上第一个有 AI 生成的杂志封面,原因是杂志《经济学人》其实早于《Cosmopolitan》一周发布了自己的 AI 艺术插画封面,他们使用的 AI 生成器是 MidJourney。MidJourney 作为 DALL-E 2 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两者功能不相伯仲。
▲ 经济学人杂志的首张 AI 杂志封面
不仅仅是《Cosmopolitan》的杂志封面,这些 AI 工具们在行业内也收到了不同的反馈意见。设计师 David Rudnick 在针对 Fabric London 网站最近发布的海报的评论中提到“那些委托工作的人只需要重复地向这些 AI 工具输入同样的几个关键字即可不断获得反馈,他们再也不需要付钱给任何人。” 除了工作机会和设计佣金的损失外,AI 模仿画风侵权问题、AI 生成暴力或色情图片等道德问题也常常是行内人士的讨论主题。针对这些问题,OpenAI 在 DALL-E 2 的使用声明中提到:“我们限制了 DALL-E 2 生成暴力、仇恨或成人图像的能力。通过从训练数据中删除最明确的内容,我们最大限度地减少了 DALL-E 2 对这些概念的接触。我们还使用了先进的技术来防止生成逼真的真实个人面孔,包括公众人物的面孔。” 此外,美国版权局早前也裁定“AI 艺术不能受到版权保护”。

尽管 David Rudnick 对这项新技术提出批评,但他本人也在自己的商业项目中尝试应用这些新技术。他最近与科技类社区网站 Friends With Benefits 的联合创始人兼技术主管 Dexter Tortoriello 合作,以大卫·霍克尼的画作《A Bigger Grand Canyon》为素材,使用 DALL-E 2 进行模仿生成了系列插画,用作该网站即将举行的 Web3 主题会议“FWB Fest”的主品牌视觉元素。

▲ 大卫·霍克尼的原作《A Bigger Grand Canyon》
▲ DALL-E 的模仿作品
Dexter Tortoriello 表示,创作引人入胜的 AI 艺术作品需要一定的审美能力和创造力,而不仅仅是随便向 AI 生成系统输入几个字。“就像是艺术家在和一项技术进行独特的合作。如果你想要的只是一张日落的照片,那 AI 系统生成的可能就是平淡无奇的一幅日落;但如果你想要的是 20 世纪著名艺术家弗朗西斯·培根和“新拉斯维加斯风格”融合的作品,那你可能会得到更令人惊喜的结果。在这里,艺术家的知识储备、审美、想象力会直接影响 AI 系统的最终输出。” 根据 Tortoriello 的说法,像 DALL-E 2 这样的系统显然让人既恐惧又兴奋,但更值得关注的是,这类新技术释放出来的创造力,将会对世界产生积极的影响。

“设计师终将被人工智能替代”这样的观点听起来让人害怕,但也有人对此持怀疑态度。平面设计师、艺术总监 Erik Carter 曾为《纽约时报》、《纽约客》和《大西洋》等多本杂志进行设计工作,他观点认为,目前这类 AI 系统能胜任的无非是在画面中创建填一些填充图案或基于已有设计样式输出派生图像,他没有预见机器人很快就会接管全部设计工作。他在最近的博客文章中指出,AI技术可以将设计师或插画师从繁琐的重复工作或低薪的临时性工作中解放出来,让他们专注于更具创造性且更令人有成就感的项目。

而目前整个行业的现实情况是,AI 算法驱动的设计工具已经是创意产业的一部分。Adobe Sensei 是应用于 Adobe 旗下各款产品的底层 AI 工具,其通过“自动字幕”功能嵌入 Premiere Pro,通过”跟踪与矢量化草图”功能嵌入 Illustrator,以及通过”皮肤平滑和修饰工具”集成于 Photoshop 的神经网络滤镜中。近年来也有大量的 AI 应用示例显示了自动化设计变得无处不在,但同时也证明,如果没有人类设计师的创造性干预,AI 生成的设计作品给人的感觉只是简单拙劣的模仿且同质化严重。

随着这些 AI 工具被广泛地应用,意味着设计师也需要学习如何像使用其他设计工具一样去应用它们,作为创作过程的一部分。“创意专业人士需要学习不同的技能,可通过利用 AI 快速测试自己的创意、模仿某些特定艺术风格或自动化部分重复的工作流程等方式,有效地应用人工智能。”专注于创意行业人工智能领域的策展人、制片人以及研究员 Luba Elliot 如是说。虽然人工智能能使设计工作的某些方面自动化,但她并不认为它会完全取代人类。

正因为 AI 系统生成的结果具有不确定性这个特点,Erik Carter 开始在自己的创作流程中使用 DALL-E 2。当他脑海产生某个灵感时,他会将想法输入 AI 系统,然后尝试将AI生成的图片作为他的插画参考图。AI 生成的结果有时完全符合他的预期,有时则彻底偏离,尤其是当关键字将细节描述得非常详细时,结果充满不确定性。“当发现 AI 的输出并非我想要的结果时,我通常会放手让它自由发挥,这种情况下得到的结果经常会有惊喜。在我看来,AI 生成器对艺术创作、网站设计或数码设计来说可能是一个有趣的工具,但就目前而言,我见过的关于它的最好应用实例,就是用它来打发时间。”

下图为作者对 Midjourney 的测试,结果确如 Erik Carter 所述。第一个作品的关键词是“苏格兰高地牛穿着毛衣,超逼真,极其细致”,结果生成了一个更像针织毛衣而不是牛的生物。第二个作品的关键词是“芭比美学风格的潜艇”,产生了符合预期的形象,一艘漂浮在水中的粉红色潜艇。

▲ 关键词“苏格兰高地野牛穿着毛衣,超逼真,极其细致”
▲ 关键词“芭比美学风格的潜艇”
回到本文标题那个疑问——“人工智能真的能替代数码设计师吗?”,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是开放性的。就当前的发展阶段而言,人工智能艺术创作似乎还显得稚嫩,需要人类设计师手把手引导。但随着技术发展和突破,人工智能对人类语义理解的加深以及联想能力的提升,这些似乎可以片刻不停歇地持续创作的 AI 系统,到时又会变得如何呢?
—  The end  —

如在阅读过程中发现错误与疏漏之处,欢迎不吝指出。如需转载,请注明来自WeDesign。


原文链接

译者:Koala

you happy is ok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We-Design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视觉/平面

四大神兽数字化呈现,不丹民族品牌惊艳亮相!

2022-10-17 11:59:33

视觉/平面

十秒作画!国产AI绘画工具到底有多惊艳?

2022-10-20 15:00:1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