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C达人 |来到理想国 – 程毅南

CDC达人 |来到理想国 - 程毅南


接近黄昏时,程毅南接到HR的电话,得知拿到了腾讯的Offer。这个电话让他感觉幸福,以致于接着听音乐会,他的状态都很激昂。

那天是2018年4月12日,在北京国家大剧院。一个月后他来到深圳,入职腾讯CDC,成为一名用户研究工程师,自称用研小程。

他最初接手的工作是海外市场的调研,后来聚焦在智慧零售领域的消费者研究。研究消费者的认知、购买、转化路径等,帮助品牌更好触达、转化和服务消费者,帮助消费者更爽地消费、更好地生活。“算是我比较想要的,能为企业、社会和普通人创造价值的一种研究吧”。

程毅南在这个岗位上做得很好,他的优势很快就展示出来:娴熟的英语能力,准确和富有逻辑的口头与书面表达,清晰的商业分析思路,高度的工作投入和责任心,以及良好的合作与分享意识。

而这只是他做用户研究的第一年。




CDC与用户研究


CDC达人 |来到理想国 - 程毅南


同事Xinyuan的声音很友善,说话的方式就是素质很高的样子;总监Henry没什么架子,问的问题很专业,关心过去做的事情质量如何,看重专业度和影响力;Enya很爱笑,感觉是挺容易开心的一个老板”。来之后这些印象没有很大变化,但“Enya还是有威严的,不过很好沟通,也很讲道理,同事们从水平上以及整个人的好玩程度上都很不错。


—— 程毅南在电话面试中对CDC的第一印象  




如果说好玩程度和个人经历的丰富程度成正比,那么程毅南是个好玩的人。18岁独自去美国读书,在伊利诺伊大学读了经济学和心理学两个学位,毕业后做过近三年投资分析和一年半互联网产品运营。来到CDC之前,他是在知乎上拥有55w关注和17w点赞的大V,心理学领域话题下的优秀回答者,还出版了自选集《衣锦夜行》。知乎上积累的文字是他最好的代言,即使是心理学背景的人读那些答案,也会被文字中透露出的扎实功底和有趣表达打动。

他觉得自己适合用户研究的岗位。本科的教授曾告诉他,“研究的艺术分两类,一类是发现有趣问题的艺术,一类是解决并呈现的艺术”,前者事关好奇,后者事关表达。他觉得用户研究的岗位中最重要的是对人的好奇心。好奇心驱动他理解别人的真实想法和探究事情的真相,而还有一些能力素养是在此基础上必须具备的,例如质性研究中的访谈技巧,客观公正的立场,理解他人的能力。另一方面,用户研究的对象是人,天然的复杂,将复杂的问题讲清楚需要一定的逻辑分析与表达能力,写作恰好是他擅长的。

用户研究的岗位也在改变他。之前他认为“世界应该按照理性或者某种合理的方式运行,社会机制应对人性有所制衡,有些人的习惯爱好或者想法价值观是错误的,应该被纠正”,做了一段时间的用户研究,这个想法几乎被磨灭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包容与关怀的视角:“设计产品的时候,少数人群的需求也要考虑进去。有些点对普通用户可能没有那么痛,但如果有代表性,解决了这些需求,普通用户也会感觉到更幸福一点”。同时,他与世界的联结也更广泛了。几年前得知快手展示了农村非常丰富的社会场景,他没动力看,“农村生活跟我有什么关系?”,现在他觉得“所有用户跟我都有关系”,快手作为社会学调研的渠道之一,值得体验。

CDC达人 |来到理想国 - 程毅南

▲ 调研中的用研小程 ▲

之前的每份工作都在为他的经验增值但也感觉不够尽兴。做投资分析师,更多通过和专家的聊天,了解行业的成本结构、运行方式、竞争对手的差异以及成功失败的关键,这些信息都相对宏观;做知乎的运营,会追踪行业热点,但加工的主要是二手信息。对他来说,如果想了解这个社会的人或者行业发生了哪些变化,CDC是更好的平台。这里的研究资源和项目资源太丰富了。

CDC达人 |来到理想国 - 程毅南


“智慧零售的第一个项目,我们把这个品牌的全国消费者都跑到了。投一个问卷可以达到几千的回收样本。这是什么维度的调查?”他眉飞色舞地描述道,像一个发现糖的孩子。

罐子里还有更多糖。

“这段生活中最美好的一点,就是团队良好的工作氛围,这是我最感觉到幸福的东西。就是我理想中的,大家靠智力工作,管理上扁平、民主。”

“而且居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就是你来访谈我,让我讲。或者组织公司内部的小伙伴一起给大家讲课,相互提高。项目上有新增的需求,还可以找同事支援。”

“有很忙的时候,也会有比较轻松的时候。在CDC你会觉得,外面很多人为996吵来吵去好辛苦。公司或者部门没有在剥削你,也没有人觉得你加班理所应当。我是自愿来的,在这里可以做我想做的事,并且部门的整个氛围都在支持我们这样。”

CDC达人 |来到理想国 - 程毅南CDC达人 |来到理想国 - 程毅南

▲ 不加班的周末,用研小程喜欢到公司堆乐高 ▲




理想与选择




程毅南是个理想主义者。

小时候他的理想是成为国家总理,因为总理是了解最多信息的人,同时可以做出最有利的决策。随着时间的变化,这份理想的细节被成长打磨过,但是形状如故:无论做什么,把现在做的事情做好,在社会中创造价值,让大家生活得更好。

CDC达人 |来到理想国 - 程毅南


理想不会每天出现,但会左右重大决策。

毕业后归国,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投资分析。他希望学到关于商业社会真实状态的知识,通过价值投资的方式推动世界发生一些改变。当发现所学的东西已经偏离价值投资理念时,便毅然放弃年薪60w的工作,选择离开。

第二份工作是在知乎做运营。他感受到互联网对大众信息获取所带来的巨变,希望了解知乎这个比较优质的信息获取渠道中,产品内容的生产和传播机制,并希望参与到这场变革中。追逐的热点事件越多,他越意识到自己对这个世界,特别是真实的用户、消费者以及互联网对他们的影响,缺乏深刻的认知和洞见,他觉得是时候离开了。

他想去更大一些的互联网公司看看。

知乎的经历让他有机会接触很多公司的公关、市场。

CDC达人 |来到理想国 - 程毅南


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腾讯的公关:

“非常佛系,网上有人批评,批评就批评。讲道理,听说如果批评得好,还能在内网引发讨论。我在知乎的时候,腾讯没要求过删帖,也不怎么投放那种生硬的洗白稿”,而且“做错了事居然还真的会有人出来道歉”。

所以在他的第三份工作中,选择腾讯是最为关键的一步。对公司的选择,是他价值观的表达。




价值与认同



在和程毅南闲聊的两个半小时中,“价值”这个词出现了45次。毫无疑问,这件事对他而言意义重大。

创造价值的方式有很多,以他在知乎上的积累,完全可以成为自由职业者,不必每天朝九晚五。他当然也思考过这个问题:成为职业写手还是做一份“正经工作”?

“写东西的话,总有一天会江郎才尽,要在这个自媒体的信息环境下持续生存下去,需要不断学习东西,不断给你的受众创造新的价值。如果没办法跟上时代最先进的思想或者认知,你写的东西就是随声附和,或者制造情绪垃圾,或者是迎合疏导大众的情绪,这可能会获得很高的流量,但其实没给社会创造价值。”

这样的态度也延续到对自己身份的认同上。对于“知乎大V”的称号,他很清醒:“说白了就是一个自媒体流量大号,大家不一定对你形成一个特别正面的印象”。


自选集的介绍里,程毅南写到:

“用精巧的智识去探索蒙眬的世界,

并照亮自己。”


不过也有好事,壹心理之前评选了中国心理学影响力50人,他以“知乎大V”的身份,和很多教授、作家一同入选。他很开心,觉得之前做的事情价值被认可了。

“你希望别人如何称呼你呢?”我问

“科普作家吧。”

“现在希望别人对你的认同是什么样的?”

“这也是我的问题了,”他顿了一下,认真说“我除了知乎大V,没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工作做得还不够好吧,也许再过5-10年,直接说我的名字就能意味着什么”




分享者与“透明人”




和程毅南做同事就会发现,这个人分享起任何东西,都有一种发自肺腑的坦荡。

无论是对于吃的,观点,项目经验,还是个人经历。

比如在公司做“用户CE沙龙”的分享,他分享的PPT是带备注版本的。比如他最近正在准备一个“如何讲故事”的分享,相关的资料书看到一半,发现内容和人物写作有关系,直接把书转交给我。再比如为了准备这个稿子,我甚至能了解到他家里有几套房,小时候有过几辆四驱车。

CDC达人 |来到理想国 - 程毅南

▲ CE沙龙上做分享的用研小程,就像在唱歌一样 ▲


联想起他在知乎上的经历,我迷惑于究竟是他的特质成就了大V,还是大V的经历造就了现在的他。于是我问他对分享的看法,他回答得很快:

“把有价值的知识分享给更多人,让更多人意识到这件事很重要。我不觉得知识信息只属于我,或者我掌握之后高人一等,我觉得是我掌握它之后,应该让更多人也掌握。我的价值不在于科研能力多强,而在于用简单的方法把比较难懂的东西讲清楚,分享出去。我有这个能力,应该有这个责任和义务去做这个事。”

有朋友评价他“活得比较透明”,他欣然接受:“我是选择这样做的,不掩饰和伪装自己,真诚面对周围的人,避免勾心斗角,把更多精力放在相互创造价值上。毕竟世界上好玩的事情太多。”

CDC达人 |来到理想国 - 程毅南

CDC达人 |来到理想国 - 程毅南


我知道一位树木医疗师,非常爱树。她这样描述树:“大部分树都爱好和平,它们唯一的愿望就是伸展枝叶,努力开花。树是最爱漂亮的生物,它很无私地让人家去欣赏它,就很傻啊”。以我对程毅南的了解,我既不热爱他,也不觉得他傻,但是他的姿态确实很像一颗树。

CDC达人 |来到理想国 - 程毅南




异邦人与异乡人




程毅南名字里的“南”,寓意“向着南方的阳光”。因为从北方看,太阳是从南方升起的。

他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

来到深圳,他的第一印象是“这里孕妇特别多”,和“没有雾霾”。随着工作和生活的展开,他发现“现在的工作强度没有在北京那么大,能够有自己的生活”,“这里生活很方便”,“政治氛围没有北京那么浓”。用一个词总结,是“自由”。

“能在这样一个时间点来到并看到深圳,是很幸运的”,他这样说到。

10年前他独自到美国读书,在那里他是异邦人。毕业后,大学同学中一半留在美国,一半回国,这两类人的职业发展路径有明显差异。留在美国的主要做技术和金融,回国的同学有更大的空间发挥自己,做什么的都有,建筑,教育,生意等等。他属于后者。

在异邦,他觉得很难真正意义上的被社会接纳,即使成绩出众,语言过关,能在那里的学术环境中自由交流。某次参加与竞选有关的调研时,他意识到:“我的兴趣是社会层面的事物,而在美国,如果我的语言和社会常识不够本地化,我就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完成一项基本的调研,或者说,我就要花很大的精力去适应这些东西。在这里投入时间,投入产出比很低。”于是他决定回来。“况且,美国人觉得他们挺好的,需要我一个中国人去改变什么呢?我还是喜欢把祖国变好。”他补充了一句像是玩笑的话。

回国6年,从北京来到深圳,在这里他是异乡人。

但他不觉得自己是异乡人:“深圳完全不一样,这里没有障碍,真的是一个可以把这当成自己家的地方。而在美国你只不过是一个访客。”

“那你会留下吗?”我问

“如果不是因为家里在北京的房子是个学区房,父母一定会在北京养老,我很大可能要回到北京去,我真的觉得在深圳安个家也挺好。”他说。



 下期专访,敬请期待  



在外卖和餐馆饱和的时代,现在年轻人会做饭的越来越少。

在CDC有一位90后老人,在设计上精益求精,同时对烹饪的造化也追求极致。

他的“特约厨房”期望给朋友们带来放松自在而充满灵感的时刻,以食会友,交流创意与经历,下期为你开启回味之旅。

CDC达人 |来到理想国 - 程毅南



CDC达人 |来到理想国 - 程毅南



快乐工作,快乐生活

Happy work , Happy life


/


Join us


CDC达人 |来到理想国 - 程毅南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腾讯CDC体验设计

UI/UX

设计如何创造幸福感——数字政府服务设计全新实践

2019-4-30 20:39:53

UI/UX

大山的那一头

2019-5-9 16:27: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